<address id="lrhdl"></address>

<form id="lrhdl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lrhdl">

您的位置: 馬鞍山新聞網 > 文體 > 正文

四十余載鍛一物 戶撒刀匠傳匠心

2022-08-08 21:42:57 來源:新華網

8月5日,項老賽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制作戶撒刀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8月5日,項老賽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制作戶撒刀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8月5日,項老賽和徒弟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鍛打戶撒刀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8月5日,項老賽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制作戶撒刀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這是正在雕花的戶撒刀(8月5日攝)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8月5日,項老賽(右)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指導徒弟為戶撒刀雕花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8月5日,項老賽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打磨戶撒刀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8月5日,項老賽在隴川縣戶撒鄉臘撒村表演戶撒刀切礦泉水瓶。

戶撒刀,因產于阿昌族聚居的云南德宏州隴川縣戶撒鄉而得名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62歲的阿昌族男子項老賽是戶撒鄉本地人,14歲師從父親制刀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現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阿昌族戶撒刀鍛制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。

制刀過程中,項老賽堅持采用阿昌族獨特的鍛打、淬火、磨刀等工藝純手工制作,并在此基礎初上不斷改進刀的外觀、質地,為老手藝賦予新內涵。由他制作的工藝品刀具深受顧客青睞。

近年來,項老賽在家鄉開辦傳承基地,免費教授了上百名徒弟。項老賽說,制作戶撒刀不僅是阿昌人的技術,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傳承戶撒刀鍛制技藝是傳承人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

[編輯: 吳曲波 ]
分享到:
相關新聞
回到首頁
看着娇妻的粉嫩被粗黑疯狂进出
<address id="lrhdl"></address>

<form id="lrhdl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lrhdl">